永安行排队IPO终止蚂蚁金服投资 握15%净利润率对无桩单车模式存疑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30日
       北京报道,

自行车大战如火如荼, 传统保守的共享单车平台“永安行”又有了新动作。 3月28日, 永安母公司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最新招股书显示, 永安将终止与蚂蚁金服、深创投等的增资协议。 机构。 与现在的摩拜、ofo等共享单车企业不同, 永安行最早进入的是桩桩公共单车。 此次终止8家机构定增的意图是什么? 8家机构终止定增 当业界关注永安兴A轮融资后的下一步行动时, 其母公司永安股份的一份招股说明书已引起业界关注。 今年3月中旬, 永安兴也宣布完成A轮融资。 投资方包括蚂蚁金服、深创投等投资机构。 虽然没有透露具体金额, 但永安单车董事长孙继升公开表示, 本次融资可能超过市面上所有共享单车的A轮融资金额。 然而, 半个多月过去了, 这个计划却悄然发生了变化。
        永安股份在招股书中还表示, 公司与上述投资机构再次协商, 各方同意放慢投资进度, 终止上述投资合作, 并签订《终止协议》。 同时, 投资机构同意与公司继续保持对共享单车业务的持续关注, 在条件和机会成熟时重启投资洽谈与合作, 继续支持公司在共享单车领域的发展。 . 永安行管理层认为, 共享单车业务未来发展前景广阔, 但近期社会上也有一些舆论对共享单车的推出和运营管理提出了异议。 本决定本着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和审慎投资的原则。 永安股份财务数据显示, 2014-2016年永安股份收入分别为3.8亿元、6.2亿元、7.7亿元, 同比增速分别为 分别为66.42%、62.81%和24.93%; 净利润分别为6831万元。 9339万元和1.17亿元, 分别增长90.3%、28.17%和28.38%。 记者粗算发现, 永安行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公布的共享单车企业, 近两年净利润率一直保持在15%左右。 此前, 永安兴曾在2015年6月披露过IPO招股书申请草案, 但IPO排队已经20个多月了。 上述人士直言, 永安行此次更新申请稿可能是因为在共享单车领域尝到了甜头, 希望借助共享单车的迅猛势头再次冲击IPO . 据记者了解,

如果永安股份IPO获批, 永安股份将成为自行车行业第一只上市股。 资料显示, 永安行的前身永安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 2013年完成股权重组。2010年至2014年期间, 永安兴共进行了增资、增资等9次验资。 扩股, 注册资本增至7200万元, 包括孙继生、陶安平、尚共有海云峰、上海富宏、深创投等13家股东。 其中, 2014年12月25日, 上海运信因看好永安航的发展前景而入股。 本次增资由永安银行投资后作价9亿元, 每元注册资本认购价12.5元; 相当于2014年预期净利润的13倍左右。目前, 永安单车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孙继胜,

同时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其直接持有永安兴46.44%的股份, 并通过常州源威间接控制1.44%的股份。 无桩自行车的模型纠结。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永安股份此次拒绝了多家投资公司, 并在此前投资协议的基础上签订了“终止协议”。 这一举动至少表明了两个问题。 “一个是永安股份想通过自己的力量独立上市, 不想依靠资本的力量, 免得在多轮融资后被资本胁迫。”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更何况招股书已经显示, 永安恒现在已经盈利。
        “另一方面, 永安股份此次接受投资后最终选择退出的原因, 也可以看出它与共享单车模式的纠葛。” 上述人士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
        永安股份招股书称, 由于共享单车的新兴模式还很短, 行业多为初创企业, 目前大多处于早期投资阶段, 盈利稳定 模式尚未形成, 社会各界对无桩自行车不感兴趣。 共享单车无序竞争、超量交付等问题存在一定争议, 未来可持续发展和发展方向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永安股份认为, 如果商业模式探索不成功、经营环境发生变化、投资环境发生变化等, 不排除共享单车业务发展停滞; 此外, 由于无桩共享单车模式尚未形成统一的市政府。
        监管、服务监管标准、政策不确定性等也给该模式未来的发展前景带来一定风险。 事实上, 永安兴之前已经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布局。 这是血的教训吗? 此前数据显示,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 永安单车就推出了永安行的共享单车业务。 为此,

永安兴将优先发展成都、昆明、长沙、北京、上海等地新开发的无桩自行车。以往, 一二线还没有城区公共自行车成堆。 据了解, 永安股份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涉足共享单车, 目前已在成都、昆明、长沙、南昌、福州、贵阳、北京、上海等地投放了5万辆自行车。 期间, 永安采取行动, 让布局更加顺畅。 并在业内首次提出“免押金”, 并与支付宝芝麻信用达成合作。 用户绑定身份信息后, 只要芝麻信用评分超过600, 即可享受“免押金”。 然而, 对于汽车租赁的口号, 直到今天, 永安兴还没有回应这一成就。
        对此, 另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 这可能是永安兴近一年尝试的结果。最后, 我没有找到合适的赚钱方式, 所以我选择了放弃。 3月28日, 华夏时报记者分别致电蚂蚁金服和永安行。 蚂蚁金服表示, 此次调整是通过全体投资者的讨论做出的。 蚂蚁金服坚定看好永安的发展。 未来, 将继续与永安合作, 将免押金租车模式推向更广阔的市场, 继续关注和支持永安行的发展。 但永安银行行长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以对外宣传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同时表示要等记者回复, 但要等到记者发 发布后, 未对此事作出相关答复。 值得注意的是, 其实永安兴更关注一线城市以外的其他城市。 根据永安行的运营思路, 未来3-5年, 在现有210个市县的基础上, 努力将市县增至350个左右, 公共自行车保有量( 包括共享单车)约200万辆。 , 用户数量从现在的2000万增长到5000万。 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永安行终止对蚂蚁金服等8家机构的定增, 是否对其参与共享战产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