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息应在欧美之后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4日
       没有任何控制这部分流动性。
       所以, 中国应该充分利用股市吸附资金的作用来把多余的资本给收掉, 同时利用央行量的对冲工具把多余的货币对冲掉一部分。 利率到底对短期资本流入有没有影响?资本有没有成本?理论上有, 因为有商业银行这一关要吃利差。但, 如果银行贴现率为零呢?如果压根就是这些银行自己是资本流动的主体呢?美联储贴现率为零, 而美国又实施量化宽松, 这些资本是直接制造的数字, 成本又在哪里?所以, 现在美国对外输出的资本成本可以忽略不计!因为这些资本不是由实物作为抵押印制的, 是根本没有任何抵押印制的空头债权, 在电子货币时代连油墨和纸张都省了, 哪里来的成本?投行从美联储拿的资本的贴现率为零, 哪里来的成本?流通中可能存在一点成本, 比如进入中国市场会有一点损耗, 但是相比那种规模来说, 这些消耗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所以, 这些资本的成本几乎为零!都是没有任何资产作为抵押的法币。 美联储释放的这些资本显然不能留在美国国内, 否则通胀会吓死人, 美国人民非把白宫和国会山当蛋糕给吃了不可。所以, 这些资本必须流到世界其它国家的经济体内特别是中国。中国与美国有2.5个百分点的利差, 这些资本即使扔在中国的商业银行, 什么不干就可以吃2.5%的利息。但热钱显然不是为这利息而来的, 是为了上述所谓的“汇率驱动和资产价格驱动”。
       但是, 别忘了, 资本这玩意就是风险越低、利润越高越好。 中国的加息, 直接提高的就是这些资本的收益率, 因为这些资本稍微变通就能够一边吃2.5%的利息一边拿着新套出的资本继续进入投机市场。某种意义上说, 利率的高低直接就是这些资本的稳定收益高低, 没有成本的资本在一个经济体内如果坐享几个百分点的稳定利润再去搞投机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投机市场因为风险的大幅降低而更加肆无忌惮。
        同时, 由于这种利差, 会导致更大量的资本流入, 直接导致的就是人民币的升值压力。所以, 加息在这个时候就是美国释放流动性向我国流入的促进剂。
       于是, 越加息, 升值压力越大, 升值压力越大资本流入越多, 资本流入越多升值压力越大。与此同时, 另外两个逻辑也在运转:1、资本流入越多, 货币越泛滥, 通胀压力越大, 所谓的加息控制通胀的呼声越高, 而越加息又促进上面的逻辑成立, 就会导致人民币升值压力更大和流入资本更多。
       2、人民币升值, 其所增加的购买力预期就会形成一种对大宗商品特别是原油的推动力, 被华尔街大鳄们控制的原油价格就会因为美联储释放的大量流动性无成本地炒作原油和其它大宗商品、农产品, 原油价格、大宗商品、农产品价格飞涨, 输入型通胀会越来越严重。通胀预期越来越严重, 加息控制通胀的呼声越高, 重新回到了上述的加息逻辑。 于是, 奇特的现象出现了:加息幅度越大, 大宗商品涨得越快, 人民币升值速度越快, 资产价格上涨越迅速, 国内通胀越严重。与此同时,

大量中小企业因为资金使用成本大幅增加而出现倒闭潮, 中小企业的倒闭会直接导致大量失业, 大量失业又会导致大量民生问题, 于是社会进入混乱。当这种热炒到了一定高度, 热钱赚得盆满钵满, 大量资本开始撤离, 中小企业倒闭潮开始引向中大型企业, 整个经济会突然从过热转向过冷, 通胀突然因为需求大量减少变成紧缩。 2006年中国进入加息周期, 进入加息周期后通胀加剧, 大宗商品价格暴涨, 最终大量中小企业倒闭, 大量失业, 中国经济从所谓过热急速滑入过冷。再看看当时的股市、楼市,

是否因为加息而停止上涨?不但没有停止, 反而加速上涨!这, 难道还不是最好的现实案例? 所以, 从国际形势以及国内形势角度来说, 中国不但不应该加息, 还应该打掉之前因为突然加息带来的市场加息预期。笔者给出的意见是, 继续将存款准备金提高1个百分点, 同时降息0.25个百分点, 同时加强商业银行贷款的窗口指导, 使得贷款继续向新兴产业和中小企业流动, 继续压缩房地产贷款在整个商业银行贷款中的比例。如此, 可打消国际和国内市场对人民币加息的预期, 也就能在抑制热钱流入的同时降低人民币升值压力和大宗商品上涨的速度。那么, 中国何时进入加息周期?中国的加息周期, 至少应该等到欧美有一方进入加息周期后才可以同时进行。否则, 中国将极可能成为美国量化宽松的最大受害者,

宏观经济将会陷入突然通胀和突然通缩的压力中去, 使得宏观经济政策无所适从, 完全陷入被动。 以此文与水皮先生、那位博士后论文的作者和广大战友商榷。